1988年1月23日,我海军502舰编队抵达南沙群岛,这是我国海军第一次达到这片海域。而此行的目标,是就结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要求到岛上建海洋观测站的。因为是第一次,出发前上级特地颁布发表了六条规律:不吃亏、不示弱、不丢体面、不惹事、不自动开枪、赶走占岛者。

  听到这些要求,海军的将士们有点蒙了,即要不惹事又不自动开枪,还要赶走占岛者,若何实施呢?用孔孟之道说死他们吗?想到这些,编队司令陈伟文也直挠头,欠好实施啊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  1月31日,我方7名官名起首登上了永暑礁,并成功的成立了海洋观测站。对于我们的步履,仇敌很快有所反映了,2月18日,当我们登上华阳礁时,仇敌也几乎同时登上来了。两边相距几百米坚持。3月14日凌晨4点,仇敌趁夜登上了赤瓜礁,形势曾经剑拔弩张了。

  6时许,我海军发觉了赤瓜礁上的仇敌,此时它们正往礁上运送施工器材,预备搭建高脚屋。我军也当即组织人员上礁,我方58名官名上礁后,当即向敌军喊话,要求对方遏制步履。就如许,我方58人,对方43人均站在齐胸深的海水里对骂。这时一名敌军士兵走上前,将一面该国国旗插在我军官兵面。这一搬弄步履,完全激愤了我海军官兵。

  反潜班长杜祥厚见状,带着三名兵士慢慢接近敌军国旗,一把将敌国旗拔出予以收缴,三名兵士则和敌军扭打在一路。一名敌军端起枪向杜祥厚对准,枪炮长杨志亮眼疾手快,抓住枪管往上一托,手弹打中了他的左臂,314海战正式打响了。

  我军历来不开第一枪,但也决不让敌手开第二枪。听到枪声就是听到号令,礁上官兵当即潜入水中向后游去,与此同时舰上的机关炮就扫了过来,好像事先预演过一般的熟练。

  停在水上的敌军604艇见本人人被我军502舰机关炮成片扫倒,当即用14.5毫米机枪向我502舰扫射,我军502舰、531舰当即开炮击,仅仅9分钟,敌604舰就多处中弹,由于确实没有需要澳门赌场注册自动送沉入海底。见604艇被击沉,岛上幸存敌军完全丧失斗志,没死的举起了白衬衫降服佩服。

  在赤瓜礁战役打响的同时,位于鬼喊礁的敌505艇、琼礁的敌605艇也同时向我军开仗。我军531舰和556舰别离予以狠恶反击。我531舰上的双100毫米主炮仅用了几分钟,就将敌505艇的主炮打哑,整个驾驶室打成一片火海。见艇有下沉迹象,敌505艇拼命冲上鬼喊礁滩头。虽因水浅船最终没有沉没,但大火烧了五天五夜,整个505艇已完全报废。

  而敌605艇则没有那么好的命运,在和我军556舰对射22分钟后,605艇被击沉。此役我军击沉敌船两艘,重创一艘(现实已报废),俘虏9人,缴获敌旗一面。敌军伤亡达400余人,而我军只一人轻伤(杨志亮被击中左臂)。

  多年后一些别有存心的人在网上说,我军从不留念314海战的烈士如此,简直也是实情。由于这一仗我们底子没有烈士。好笑这些领狗粮的人事先也不做做功课。

  此次战役,并非事先有明白打算,端赖陈伟文如许的猛将见风使舵、缔造性的完成上级指令而成。参战的3艘军舰分属两个舰队,但在战役中共同默契。礁上官兵更是步履敏捷、组织严密,在距离过近和不克不及先开枪的晦气前提下,没有呈现严重伤亡,可谓是一次教科书式的战例。

  但对于陈伟文等人的“私行步履”该若何处置,我国为何从不留念314海战的烈士?海军内部是有争议的,有人主意表扬,有人主意惩罚。最初是尚昆同志讲了话,说第一我们打赢了,第二南沙本来就是我们的。这才给步履定下了调子。3月底,海军对参战人员予以表扬,陈伟文晋少将军衔。